索尔斯克亚的曼联目前仅比降级区高出两分

  这是为什么呢?几十年来对于成年人的研究也显示了同样的结果,那就是提供额外的奖励可能会使某项活动变成“交易性的”。当画画被定位为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时,这腐蚀了孩子们为了自己画画的欲望,你很难再找出孩子们希望画画和创作的深层原因。正如一位心理学家所说的那样:“人们之所以奖励另外一个人是希望他更有动力,但这样做的话,他们内在的行为动机可能会在无意中被破坏。”

  和很多人一样,曼联最近一段时间的平庸让我感到困惑。人们对此给出了很多解释,这其中包括了糟糕的转会运作以及战术上的缺陷。曼联如此大幅度的倒退肯定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但我在想的是另外一个原因:如今的曼联是否变成了一家“交易型”的俱乐部,球员们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他们热爱足球或者欣赏俱乐部的理念,而是想要得到“额外的回报”。

  2005年格雷泽家族入主曼联的时候,他们明确表态一切都是为了钱。收购曼联的过程中,他们背负了很多债务,为了筹集资金,他们发行了大量股票,挥霍着曼联这家英格兰“老字号”的品牌。他们写出了一份洋洋洒洒,充满自得心理的招股说明书,在里面大谈特谈如何从球迷身上获得经济收入。曼联俱乐部副主席伍德沃德是实现这一愿景的最佳人选,他是一位着眼于杠杆交易、商业化以及官方合作伙伴的“推销员”,无论对方是关于面条、油漆还是航运的品牌,他都来者不拒。最近,曼联公布的财务数据表明俱乐部上财年获得了6.27亿镑的收入。

  曼联副主席伍德沃德负责俱乐部的在商业方面的运作

  弗格森爵士执教曼联的时候,“交易型”机制根本没有存在的理由,球员们也不会接触到这样的机制。苏格兰教头对于曼联俱乐部的理念有着不同的诠释,这是一种基于进攻精神并和球迷有着强烈联系的理念,也许最为重要的是,俱乐部和球迷之间共享了同样的历史。我记得在和贝克汉姆以及其他“92班”成员交流的时候,他们总是在不经意间谈到1958年的慕尼黑空难,以及之后俱乐部在废墟上进行重建的故事。

  当然,贝克汉姆这些球员在曼联的薪水很高,但这并不是他们在俱乐部身上倾注心血的主要原因。他们想要为这家伟大的俱乐部踢球,无论是内在还是外在,他们都不缺乏动力。正如贝克汉姆所说的那样:“感觉我们就像是书写一个伟大故事的最新篇章。”斯科尔斯则说道:“对于我来说,曼联不仅仅是一家俱乐部。”

  你能想象有人这么说如今的曼联吗?2013年弗格森爵士离开之后,曼联俱乐部在理念上出现了真空。当一名德高望重的人物离开之后,这样的事情在很多组织都可能发生,这就是为什么敲定继任者的计划是如此困难。然而,这种情况发生在曼联身上变得更加复杂,因为曼联俱乐部在理念上的真空被格雷泽家族的愿景所填补。

  弗格森爵士麾下的曼联有着不同的文化

  这种“交易型”的机制对于球员和俱乐部工作人员真的产生影响了吗?这会影响球员们的训练和主教练的管理吗?我的直觉是他们肯定会受到影响。从董事会到训练场,这种影响力的渗透机制可能会非常复杂,但却是真实存在的。弗格森爵士这样的人充当了“万里长城”,阻止了球员受到管理层的不良影响。如今,格雷泽家族关于原始利润的追求掩盖了年轻球员希望踢球并创造历史的深层原因。

  看看如今的曼联,你能够找到愿意和俱乐部同呼吸共命运的球员吗?你能够看到球员身披曼联球衣充满自豪感吗?或者,你看到球员们的展示出的动力就知道他们的雇主是谁?效力曼联期间,桑切斯赚得盆满钵溢,博格巴看起来更在意的是涨薪而不是奖杯。谁能够责怪他们呢?这不就是曼联如今的样子吗?

  我并不是说追逐金钱不好,我只是想说当金钱成为唯一和终极的目标时,它所形成的俱乐部文化会非常危险。曾经的曼联是一家追逐荣誉的俱乐部,金钱和奖杯是这个过程中形成的副产品。现在的曼联只是纯粹追逐金钱,而荣誉在这个过程中显然处在缺席状态。

  有媒体报道称博格巴想要在曼联获得60万镑的周薪

  在某个时刻,曼联肯定会迎来一个转折点。无精打采的表现、糟糕的战绩以及未能获得重大赛事的资格最终会反馈到俱乐部的财务报表中。品牌永远不会因为俱乐部过去的辉煌而和他们签下赞助合同。在这个关头,格雷泽家族会感到兴致索然,随着曼联步入黑暗之中,他们会带着伍德沃德离开。也许,到了那个时候曼联才有机会重塑自己的文化。

  之后格雷泽家族会怎么做呢?让我们沉溺于一些幻想,假设他们会将注意力集中于AllBlacks。因为,以伍德沃德的手段,他会让这支球队背负债务,然后利用新的公司来扩大财务回报率。只需一点点金融手段,也许他就可以让球员的薪水翻番。这将创造一个漂亮的资产负债表,但这不会危及让All Blacks成为一支伟大球队的品质吗?在领导人痴迷于金钱的情况下,一个建立在荣誉、自豪感和分享共同历史的俱乐部会陷入挣扎之中。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曼联已经发现自己深陷泥沼之中。也许,球迷们最为担心的是格雷泽家族和伍德沃德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不断挖掘俱乐部的商业价值。